铝隔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铝隔条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资讯】港股近两月或迎新升浪内银股仍可看好

发布时间:2020-10-17 02:28:41 阅读: 来源:铝隔条厂家

港股近两月或迎新升浪 内银股仍可看好

香港讯汇金融集团行政总裁沈振盈:  从2012年9月至年尾,港股走出了一波“神龙摆尾”的行情,一扫上半年远落后于美股的弱势,也与内地A股市场拉开了距离,令前期看空的许多海外机构措手不及。  然而这股行情在蛇年春节前夕出现一些波动,进入2月以来,港股的势头频频受挫。随着中国的宏观经济数据进一步趋暖,中国企业的盈利是否会扭转颓势,令港股再展升势,成为业界关注焦点。  究竟港股今年是否将止步于此,抑或开始新一轮的“金蛇狂舞”之市,背后的原因又是什么?带着这些问题,第一财经日报《财商》记者近期专访了港股投资专家、香港讯汇金融集团行政总裁沈振盈先生。  蛇年港股大趋势  《财商》:去年市场波动较大,能否简要介绍一下你所了解的港股投资者的投资业绩,以及你个人的投资情况?  沈振盈:这两年的市场波幅都较大,不少港股投资者业绩不佳;其实不仅仅是去年,不少人过去两年都是没有赚钱的,情况好一点的也就是打个平手,赚钱的那部分里面,我们看到的中位数在15%左右。这其中很大部分原因我看到是他们不能掌握波幅的变动,很多人在低位时守不住采取了止损的策略或是没有钱狩猎,等到市场升至高位时又冲进去,而不是套现观察,因此业绩不佳。  我个人去年的投资成果还可以,约70%,2011年就不太理想,只有百分之十几的增长,但是也正是有了2011年的教训,我才会在去年采取更保守的策略,在高位套现观望,低位时买入,因此有了较好的回报。  《财商》:自去年9月以来,恒生指数开始逐步回暖,但是近期上升势头受限,你怎么看今年的港股大趋势,能否介绍一下你的理由?  沈振盈:过去几个月恒指累积的升幅已经较多,所以近期的调整我觉得是正常的。估计在今年3~4月份港股会有一波新的升浪,但是在下半年情况就有点难说。  我心中有几个危机都可能会在下半年发生:从外围看,美国债务上限情况不明朗、欧洲债务危机没有彻底解决;从内地看,我认为新一届政府班子并不一定会采取量宽措施,甚至可能在某些方面会更趋于保守——随着美国、日本及欧盟均采取量宽措施,未来通胀及其他相关问题的隐忧上升,可能会令内地对政策进行微调。  所以,我认为下半年大家最好保守一些。最好是在4~5月期间获利,而5月后可能要面对美国债务上限问题,这并不是一个容易解决的问题,最好观察一段时间。  这种高位套现观察的策略从我过去的经验来看是成功的,有时我宁可在出现潜在问题时选择靠边站。  《财商》:在5月之前,你最看好哪些板块?能否具体介绍一下你看好这些板块的原因?  沈振盈:我最看好的是内银股和中资保险股。看好内银主要是因为我对中国经济仍然预期乐观,虽然我们不清楚政府的政策,但是至少经济会保持平稳增长,这对于中国的银行股来说是有利的;而从估值方面来看,目前的银行股普遍估值不贵,不论是预测市盈率还是预测市净率,均处于较吸引水平。  至于保险板块,我看好内地A股市场,认为它在未来几年会有较好的形势,这对于保险股有益;另外,和内银股一样,中资保险股的估值水平目前仍然较便宜,我预测未来一年会在9~10倍市盈率区间。  《财商》:在蛇年,你觉得有哪些板块的风险因素较大,值得我们考虑?  沈振盈:说到风险问题,我觉得内房股和香港的地产股应该是港股投资者今年需要慎重考虑的。内房股主要是担心政策问题,毕竟房价影响到民生问题,因此我认为政府会比较重视房地产问题,这给政策带来一些不确定性。  而香港的地产股和香港的房地产一样,都已经出现了泡沫化情况。我觉得香港地产公司的收益难有大幅提升情况。相反,如果美国加息,则可能会引爆香港的房地产市场,从而令地产股也相应受到冲击。  在香港,也有人可能会认为美国加息不会一次性猛加,因此对香港地产影响有限。但是我认为,美国加息不需要加很多就可以产生较大影响——目前不少楼市投资者对于房地产的信心是建立在2015年前不加息的基础之上的,一旦他们的信心有变,认为即将步入加息周期,这个市场就会出现问题。  遵循自上而下选股  《财商》:在个股的选择方面,你的投资哲学是什么?你偏好技术选股还是价值投资?  沈振盈:我觉得两样同等重要。过去几年,价值投资很流行,但这几年,特别是金融海啸之后,它变得不是很有效;所以我也看技术分析。不过我并不主张看极短线的技术图,通常我是偏好中长线的情况,在技术分析中,周期性的分析特别重要。  令价值分析变得失效的一个主要原因是目前市场波动较大。价值投资策略在牛市的时候比较好用,因为大市在上升,你用平均买入法买入的股票价格会低于市场价。但是在市场波动加剧的时候,你再用平均买入法,可能会发现有一段相当的时间,股价是低于平均价的。  所以我主张要加入波幅理论的大周期进行看盘,然后高位出货观望,低位买进。我一般以月为单位看技术趋势。我们有客户会看5~20年的周期,但是我认为,近几年来,周期的波动明显发生了变化,过去5年一周期已经被现在的2年一周期所替代,所以我们在买卖操作上,也要有所调整。  《财商》:你看的技术偏向于宏观方面,在选择个股方面你重点考察哪几点?  沈振盈:选择个股我主要是花很多时间看一家公司的业务情况。有的股份虽然行业业绩很不错,但如果大环境转变,这只股份的回报可以变得很差。所以我比较主张是“自上而下”的选股法,先看行业和经营环境(因为这两项跟公司的经营业绩息息相关),然后我才会更多地细心分析其业务情况。  《财商》:你如何发现一家公司不济呢,会采取什么办法来获利?  沈振盈:在香港,我们有很多工具来做空一只股票,所以不看好的时候,我会抛空。主要是利用期指/期权和窝轮(认股权证)。香港不少对冲基金喜欢炒卖高估值的公司,其股价可能会跌得很急,这会给我们带来机遇。  举例来说,去年某个时间我就发现,联通H股的估值高达40~50市盈率,而它的竞争对手中移动只有8~9倍。当时市场认为联通跟苹果合作,有助于提升盈利,但我认为其盈利未必会受惠于与苹果合作;相反,中移动的盈利并不差,不应该和联通差距过大。因此我就果断抛空联通,同时买入中移动。  这一点,我在去年初也在公开场合做了解释——结果这个策略很成功,中移动从70多港元升至90多港元,而联通则从16港元左右跌至10港元左右。  《财商》:能否介绍一下,在实践中,你怎么运用这种自上而下,同时技术与价值融合的选股策略,大概的流程是怎么样的?  沈振盈:在上述策略中,我其实会先看更宏观的一些因素。比如香港和内地很不同的一点是深受国际市场资金影响,例如如果美元和日元升值,通常港股市场都会有所波动。所以我通常会先关注国际资金的流向,从商品、债券、黄金及股票市场等全方面来看,了解国际资金当下会选择哪些资产类别,这是宏观的第一步。  接着,我会通过技术分析,判断港股从技术层面已经上升了多少百分比,还会有多少升幅。如果我们测算出来的升幅远远大于下跌的幅度,我才会进一步去研究行业和公司层面的内容。

ib数学难度

alevel数学难度

alevel课程

ib课程是什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