铝隔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铝隔条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18岁小伙离奇亡于回乡路警方悬赏1万寻找线索[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8 16:55:57 阅读: 来源:铝隔条厂家

­  李旺生前照片

­  事发现场

­  距离事发已过去6天,李家人还在焦急地寻找目击者的线索。8月1日凌晨5时许,18岁的河南小伙李旺驾驶一辆摩托车在河南省道227线一处路段发生事故。看到李旺的尸体时,他的父母和哥哥不敢相信:尸身几乎焦黑,部分位置被烧后露出骨头。李家人称,DNA鉴定结果表明,死者确系18岁的李旺。离奇死在回乡路上且全身被焚烧至焦黑,李家人对此感到怪异和不解,而当地警方也随即发出“悬赏通告”,呼吁案发现场的“知情者积极提供线索”。

­  昨日,办理此案的民警告诉北京青年报记者,尸身确实被烧过,但案件目前正在调查中,不便透露更多细节。

­  8月1日凌晨5点多,一名男子驾驶一辆摩托车由西向东行驶在河南省道227线一处路段时发生事故。直至事发后第3天,8月3日下午,李家人才从当地警方处得到消息,通过比对死者和库里的DNA存样,发现死者应是李家的家庭成员之一。

­  “当时我们给家族里所有人打了电话,唯独在外打工的弟弟电话打不通。”死者的哥哥李明告诉北青报记者,4日白天,他和家人在医院太平间见到了弟弟李旺的尸体,才明白为何事发后3天警方才联系到他们。

­  “几乎全烧焦了,衣服没了,有些地方都见了骨头,但眉和嘴的位置还能看出一点轮廓。”李明称,比对DNA后最终确定,这具被烧焦的尸体正是他的弟弟。

­  李明向北青报记者出示了一段事发后的现场视频,视频中,天色看似尚未明亮,在由西向东方向的路中间,有一堆东西正在燃烧并冒着火光,同时,事发现场周边散落着一些碎片。李明告诉北青报记者,视频中正在燃烧着发出火光的,是他的弟弟以及弟弟所驾驶的摩托车。

­  李旺的父亲告诉北青报记者,事发地点离他家只有10余里地,“他骑着摩托车,只要再有个十多分钟就能出省道,进入回乡的路。”

­  李明表示,按照李旺朋友的说法,原本1日那天李旺是要去参加一个朋友的婚礼,“他在烤串店工作,一般夜里两三点才下班,估摸着是下了班后向朋友借了摩托车,直接往老家的方向开了。”

­  被烧的摩托车和尸体,让李家人对李旺的死因产生怀疑。李明称,自己从警方处了解到,警方接警后发现死者仰面躺在摩托车上,车辆燃烧的火焰几乎将死者烧焦,因此,他和家人怀疑“有肇事者撞翻弟弟的摩托车后又故意将弟弟放置在摩托车上点燃。”但这一说法暂未得到当地警方的证实。

­  北青报记者联系办案民警获悉,现在能确定的是死者确实“被烧过”,但案件目前正在侦办中,不便透露更多细节。

­  李明告诉北青报记者,由于事发时是清晨,他们希望能尽力找到当时经过案发现场的目击者,早日解开弟弟的死因。

­  事发后,封丘警方也在附近村镇张贴了悬赏通告,通告内容称:8月1日5时13分,在S227省道封丘县应举镇境内,一名男子驾驶力帆牌无号牌两轮摩托车由西向东行驶至封丘县应举镇闫小寨村西口东侧(南范村西)发生事故。望知情者积极提供线索,提供线索直接破案者,奖励现金1万元整,并为提供线索者保密。

­  逝者

­  “还没存够娶媳妇儿的钱,俺儿却走了……”

­  从8月4日到5日,连着两天,李旺的父亲老李凌晨4点多就出发,5点左右到达河南省道227线靠近闫小寨村的路段,这是小儿子李旺出事的地点。“差不多是5点多那个时间,我就守在那儿,看看有没有做生意的、跑长途的常过那儿,问问有没有人看到俺儿的事情。”

­  3日下午得知疑似小儿子的死讯,再到4日那天在太平间看到几乎被烧焦露骨的尸体,老李怎么也不能把“它”和自己的小儿子联系在一起。“眉、嘴和脸型有些像但又不确定,但一看那双鞋,我才觉得是他。”

­  被老李夫妇和李旺的哥哥李明一眼认出的“乔丹”牌运动鞋,是从事发现场捡到的。李明解释说,“那鞋子是过完年俺和俺妈陪着他买的,180多元,他喜欢这鞋但不常穿。”而DNA鉴定结果也最终表明,这具尸体就是李旺。

­  照片中的李旺浓眉大眼,清爽干净的毛寸发型衬着白净的皮肤,一眼看去就是少年模样。在李家人的印象里,李旺性格外向,“爱结交朋友”,虽然在离家百余里地的卫辉“帮饭店里烤串儿”,但阴天下雨饭店不出摊的时候,李旺爱回老家,找朋友聚会。

­  老李回忆,读到小学六年级后,小儿子就没再读书,像农村的其他孩子一样,找了份工做起了学徒。13岁那年李旺挣了第一份工资,“虽然还没1000块钱,但他给他爷爷、他姥姥、他舅,给家里人都买了吃的。”对待哥哥家的两个孩子,李旺也格外疼爱,“都给俺儿俺闺女买的几十块钱一斤、农村见不到的好水果,还给买衣裳。”李明回忆道。

­  两天来,老李很失望,因为自己没问到一点有用的线索。距离李旺出事那个路段最近的村庄也有三四里地远,这几天他跑了临近的三四个村子去打听,仍然是一无所获。

­  但老李说,在外面跑着好过待在家里,“坐也坐不住”。李旺家中,母亲已不吃不喝地哭了好几天,而80多岁的爷爷从邻居那儿听到了小孙子的死讯,晕倒了好几回。

­  老李回忆,18岁的李旺已经对未来有过设想。“自己开个店,挣几十万,买车买房子,把你们接到城里住。”李旺曾这样跟老李夫妇说。“孝顺”是老李常挂在嘴边的评价,“看我干活干得累了,还会给我买瓶酒让我解解乏。”

­  老李家种着小麦和玉米,农闲的时候他还去周边村镇甚至北京、内蒙古的建筑工地打零工。“小儿子看我累,总说‘爸,你别干了’,我就说没事儿,我自己看着办。孩子18岁了,没几年要盖房子、要结婚,这不得小二十万,不打工,不辛苦,就靠种地,啥时候才能存上这笔钱?”

­  老李说,给小儿子的房子已经盖好了,结婚的钱才存下一两万,“娶媳妇的钱还没存够,俺儿走了……”老李说,这钱他要全部花在小儿子身上,“让他好好地走。”

­  让老李觉得遗憾的是,自己已经快半年没见过小儿子了,“收麦子的时候他没回来,收了麦子回来了,我又打工去了。”一个月前,在外打工的老李手机欠费,用别人的手机给李旺打了电话,让儿子帮忙交话费。“他要给我交100元,我不让,最后给我交了50元。”

­  电话里,老李叮嘱李旺常给家里打电话“问问你妈妈缺不缺钱”,也询问儿子店里生意怎么样,叮嘱他“好好跟人家干”,李旺则在电话那头答应着“好”。

­  在警方的悬赏通告外,李家人通过家乡的一个微信公众号发布了自己的“悬赏公告”,唯一的区别在于,李家人标注的悬赏金额是5万元整。老李说,这几乎是他们夫妻俩近5年的收入。

­  本组文/本报记者 张雅

广东广高华一电线电缆厂

广州大众狗场

广州安步鞋业有限公司

广东威创日新电子有限公司

相关阅读